啊超哥仔 发表于 2019-9-4 00:52:01

故土好风水 何必葬扬州——有感于曾国藩吐槽魏源



在清代,魏源的故乡邵阳县和曾国藩的故乡湘乡县相邻。这两个湘中大县在上世纪中叶被拆分,魏、曾二公的故里分属隆回县和双峰县,就不再是邻县了。曾国藩比魏源小17岁,按年齿,魏是曾的乡前辈。然而魏源中进士比曾国藩晚6年,以科第论,魏源又是晚辈。
曾国藩对魏源的见识与学问,颇为钦佩,魏的许多著作他认真阅读过。可在曾国藩咸丰九年十二月初十的日记中,他对魏源很是吐槽一番,字里行间不无嘲讽。其文曰:
与牧云鬯谈家事。沅弟改葬先考妣,本系买定夏家之地,而临开穴时,乃反在洪家地面。洪家之索重资,有由来矣。大抵吉地来造物所最閟惜,不容以丝毫诈力与于其间。世之因地脉而获福荫者,其先必系贫贱之家,无心得之,至富贵成名之后,有心谋地,则难以获福矣。吾新友中,如长塘葛氏阮富后则谋地,金兰常氏既贵后而谋地,邵阳魏默深既成名后而谋地,将两代改葬扬州,皆未见有福荫,盖不免以诈力与其间。造物忌巧,有心谋之则不应也。
牧云即曾国藩的大舅哥欧阳牧云,郎舅之间可以无所顾忌地谈论家事。这段话基本上说明白曾国藩对风水的态度。他并非不信风水,但反对刻意去谋求吉地。长塘葛氏、金兰常氏和邵阳魏源做了他这番理论的反证。
长塘葛氏在今日湖南双峰县荷叶镇长塘村,与曾家是近邻,蔡和森、蔡畅兄妹的母亲葛健豪出自这一族。长塘葛氏在嘉庆年间成为巨富,修建规模浩大的宗祠,至今尚存。金兰常氏指与曾国藩家乡湘乡荷叶塘毗邻的衡阳县金兰镇常大淳家族。常大淳是曾国藩的翰苑前辈,在京时过从甚密,后官至湖北巡抚。1853年1月太平军破武昌,常大淳举家自尽以殉国。葛、常两家是富贵后,花大气力为祖上觅吉地,却没带来福荫。魏源对风水更为痴迷,他竟然把祖上两代(应该是祖父和父亲)的坟墓迁到扬州,觅一块吉壤改葬。
魏源虽然成名较早,但科场蹭蹬, 嘉庆十八年选拔贡。道光二年(1822年)壬午科中式举人第二名。但此后多次会试落第。他长期在东南一带谋生,先后做过江苏布政使贺长龄、两江总督陶澍的幕僚。早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其全家迁居扬州,同时在南京的龙蟠里亦购得住宅,号“小卷阿”。其子魏耆(字伯孺,号刚己)在《邵阳魏府君事略》中言:“(道光)十五年,以陈太恭人(作者案:魏源之母)春秋高,思所以尽欢,买园于扬州新城,甃石栽花,养鱼饲鹤,名曰‘絜园’。”
魏源举家迁到了当时的一线城市扬州,将老母亲迎来奉养,并把两代祖上的骨殖迁移到此处,这或许是为将来子孙扫墓方便。但在当时,历数千里路,不惜重金将祖上从湖南迁葬到江苏很少见,常人难以理解。大概魏源确有风水的考量,认为在扬州找到吉地更能庇荫后人,因此这个故事在士林流传甚广。
魏默深先生数千里外到扬州为祖上找好风水。他自己去世后,葬在另一座美丽的城市杭州南屏山方家峪。而今坟堆已不复存在,只剩下芳草萋萋。有意思的是,魏源所舍弃的老家邵阳金潭的风水并不差,若干年后,他的族侄孙魏光焘以一乡间淘金工入湘军大营,因军功步步升迁,最终官至两江总督,品级远高于魏源的高邮州知州——这恐怕是魏源生前想不到的事。按照风水理论,老家邵阳金潭一带的好风水让魏家另一支占到了,这证实了曾国藩所言,“其先必系贫贱之家,无心得之,至富贵成名之后,有心谋地,则难以获福矣。”
曾国藩年轻时因其祖父星冈公的教导,自言不信风水、巫鬼和佛道。但在生活中,对风水这种神秘主义的东西,他还是保持着必要的敬畏。如道光二十年十二月,他做京官不久,其父将护送其妻儿及弟弟来京,必须先租一处大一点的房子。到琉璃街看房子,日记载:
因拜其屋侧蒋君,谈及知此屋曾住狄老辈听之夫人王恭人,在此屋殉节。京城住房者多求吉利,恭人殉节,族闾不得谓之非命,此房亦不得谓之不祥。然“忠、节”二字,事后仰慕芳徽,当时究非门庭之幸。加以此房太贵,屋太多,亦不愿住。
前辈的夫人在此房里自杀殉节,虽然据儒家的价值观,此乃忠节之举,族人和邻居不能以死于非命待之,房屋不是寻常的凶宅。可在曾国藩看来,毕竟不是件好事,住进去会感觉不舒服。他以租金太贵婉拒了,后来租住了棉花六条胡同的房子。
不相信的风水的人,往往亦会在住房、葬亲上图吉利,这大概是寻常人的心理,曾国藩亦不免。
道光二十六年十一月,曾国藩祖母王恭人去世,其不信风水的祖父尚在,为老妻选择了木兜冲一块坟地安葬,几位孙辈认为此地风水不佳,百般劝阻,祖父坚持己见。而王恭人下葬后几年内,曾家运势很好,曾国藩在道光二十九年给诸地一封信中提及此事:
自丙午冬葬祖妣大人于木兜冲之后,我家已添三男丁,我则升阁学,升侍郎,九弟则进学补廪。其地之吉,已有明效可验.。我平日最不信风水,而于朱子所云“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二语,则笃信之。木兜冲之地,予平日不以为然,而葬后乃吉祥如此,可见福人自葬福地,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
这段文字说明曾国藩在早年对风水已形成稳定的态度,他对风水并非全不相信,但主张不要去强求,因为好风水可遇不可求,有福之人才可得之。咸丰九年,他和九弟曾国荃率军在赣、皖等地与太平军作战。曾国荃仍然放下重要的军旅大事,回湘乡主持为父母迁葬的事。
此前的咸丰七年正月,曾国藩之父曾麟书在老家去世,曾国藩从战场回到故乡守制。曾氏兄弟当时并未将父亲和咸丰二年去世的母亲江太夫人合葬,而单独葬在一个地方。乡间有懂风水的人说这块地含“凶煞”,不是一块吉地。咸丰八年十月,六弟曾国华随李续宾战死在安徽三河镇。大概在曾国藩、曾国荃等兄弟看来,父亲的葬地果然是有“凶煞”,故要找一块吉地,将父母迁葬在一起。
也许是信息不对称,那么精明的曾老九犯了错。其为迁葬父母看中的地方,从夏家那么购得,可风水先生看完山向,用罗盘择定穴位,一开挖,却挖到了洪家的地面上。湘中风俗,选定的墓穴一旦开挖,不可以填土废弃再选新址,如此对主家大不吉。因此洪家坐地起高价,这平添的麻烦让曾国藩觉得无奈而烦躁。大约在和大舅哥议论时他对曾国潢、曾国荃两位弟弟办事不甚牢靠有微词,也认为给父亲找一块吉地迁葬是有了机巧之心,用了“诈力”,因而不顺利。
后来,通过一番斡旋,曾家出了大价钱,将洪家这块地埋下葬了父母。不久后,曾国藩被皇帝简任为两江总督,终于拥有了一块多年来求之不得的地盘,九弟曾国荃也乘势而起,直至两兄弟封为侯伯。若由风水先生来解释,曾国藩父母有福气、有阴德享受了那块吉地,从而带给子孙绵绵福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故土好风水 何必葬扬州——有感于曾国藩吐槽魏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