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封面人物|王凯:他在等待人生里终将而至的不红

[复制链接]
kaspa69 发表于 2018-2-2 01: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划重点:

  • “网上那些键盘侠说明星拿那么多钱,你们就该被消费,我奉献的是我的表演艺术,不是我整个人的私生活,跟你有毛关系?”
  • 他并没有像其他流量明星一样,表达对粉丝的宠爱。甚至旗帜鲜明的说出“不要在不该见面的场合见面,互相尊重,也给彼此一个私人的空间。”
  • “我真想回到《琅琊榜》播出之前的状态。我什么时候才能不火啊?”
u20uSsFls9sVY4F9.jpg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露 责编/露冷)
差不多两年前,我们采访过一次王凯。那个时候他还在《伪装者》和《琅琊榜》接连播出后的一夜爆红里,说“没想到能一下子红得这么极致”,也不是没有一点志得意满的意思。那次采访和那个时期他大多数采访一样大同小异,他讲述了他从武汉新华书店到中戏的人生历程,但你很难为这段经历提炼出什么:运气、努力、天分、磨练,里面似乎什么都有,但因为讲述者本人几乎没有任何为自己人生总结意义的兴趣,所以采访者也很难从里面提升出价值。
我们各种旁敲侧击,无意中提到“等待”这个词,他才眼神发亮,“对,就是等待,我们做演员的,总是在等待。”
然而等待又很难作为一篇人物报道所需要的核心因为它完全不能反映出人物的主观能动性,纯属被动。
两年后,我们再一次采访王凯我们意外地发现,他还在等待他在等待不红,他在等待不红以后,重新拥有自由。
两年前的“红得这么极致”几乎只给他带来了非常短暂的愉悦,他很快发现那种走红对他而言毫无意义,反而给他带来生活上诸多不便。然而他也没有陷入纠结,他知道“走红”这件事也会很快过去。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咧着嘴、身体往后仰地,发出“盒盒盒盒”的笑声他的粉丝称之为“杠铃般的笑声”。
他仍然不赋予自己人生更沉重和更深远的意义。
自由与不自由

两年前,一次异地的活动结束,王凯疲惫不堪,准备在回京的飞机上好好休息一下。一登机,瞬间大崩溃,“头等座八个座位,七个是粉丝”。“我这眼睛太毒了,我瞟一眼就知道谁是粉丝”。
王凯一边说一边跟我们比划当时的场景,他坐过来,“你是我,我是她”,然后戳了我们胳膊一下。“戳你,唉,就这样”。
“我不知道是搭理还是不搭理,不搭理不礼貌,搭理很尴尬,我不搭理,又戳我”。
对王凯来说,红与不红被他形容为围城内外: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他曾经在城外等待了十年,“都想红”,王凯形容着以前。在那个等待的缝隙里,因为导演嫌弃他瘦,他曾经有过一段增肥期,“我想让自己胖,他们都说躺着睡着吃,吃甜的,我就躺床上吃巧克力,吃士力架,我吃吃吃,吃了一段时间也没见我胖”。
如今说来这些都是可以拿来逗乐的糗事,然而当年,对于经历者来说,这自然不是一笑之过的挫折。
他等过太久。遇到《丑女无敌》的时候,他以为机会来了,但不想却是另一段更漫长等待的开始。但彼时,王凯已经被动到没多少选择余地了,“当时内心挣扎,那会说实话,一万个不想接这个角色,特别排斥。但是那会正好在你的事业空巢期,没有收入,什么都没有”。
HWkdZedOo9eIoWaO.jpg

王凯在《丑女无敌》中饰演“娘娘腔”陈家明


陈家明拍了两年,王凯也没跟角色建立起感情,他形容这个角色是“谁演都会忧郁”。但《丑女无敌》确实让王凯以为拿到了打破不自由的锤子。“总觉得头上顶了一点光环,觉得应该可以有一些戏可以拍了”。
但没想到,一窝蜂找过来的,全是陈家明同款。一堵墙结结实实的堵在了王凯与其他角色可能性之间。“他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人,是不是只会演这个角色?这两个疑问,永远把我和角色隔开了”。
《知青》前,王凯的处境是,“找我的我都拒了,我想去的别人也拒了”。
《北平无战事》重燃了王凯“该火了”的信念。随后很短的时间,《琅琊榜》、《伪装者》让梦想成为现实。
第一次遇到有粉丝接机的时候,王凯无措到躲进了厕所。他曾经以为的火了就好了,并没有真的让他好起来。一方面,他终于不再被动的等待被挑选,另一方面,他也迎来了开头的局面。
回到王凯面对包圆了头等舱的粉丝的场景,当时王凯“戴着墨镜,就看着她”。“因为那段时间正好是经历你说什么别人都会放大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说,我不知道她们是谁在拍还是谁在录,我怕节外生枝,好像我说了一句,我说我很累,我想休息一下”。他都不敢多说一两句话。
2015年11月12日,王凯在自己的微博晒出了一张幼时的照片和一封信,并配文“以前的房东阿姨(应该是6年前了)把这张照片寄给我了还写了一封信,谢谢您”。结果引来无数质疑声。首先房东阿姨的信竟然是用高级连锁酒店的便签纸写的,而且王凯晒出的当天跟信的落款竟然是同一天,而两人又确定不在一个城市,邮寄根本不能一天谈……质疑王凯捏造事实炒作的声音四起。
lsolvQ1MfRSlF1vR.jpg

王凯在微博晒出房东阿姨的信


王凯不得不晒出了与房东阿姨详细的聊天记录,逻辑清晰的列出三点把事情解释了一遍。“本不想解释的,但朋友们都劝我把这件事说清楚。因为本就是真事儿,何必让大家误会!”
结果该条微博一发,收获了7万的评论。粉丝示爱“相信你”的同时,也有很多声音仍旧质疑“你信吗”?
“你解释了之后,别人还觉得有故事了,其实大家都是,吃瓜群众都是在看这个故事,看这个笑话,其实人家根本不管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他只要你说话,他就觉得有故事可以说下去”,王凯说。
明白了这一层,王凯脱口而出:“网上那些键盘侠说明星拿那么多钱,你们就该被消费,我奉献的是我的表演艺术,不是我整个人的私生活,跟你有毛关系?”
红不红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自由与不自由。他原本以为红会让他获得自由:不用再被挑选,不用为了“比脸还干净的口袋”拍自己不喜欢的戏。
但事实上是,王凯陷入了新一轮的不自由。
没用明星的思维想过事

我们跟王凯说,感觉你和其他顶级流量们的操作方式不太一样,王凯笑着回,“是啊,毕竟我是最老的嘛”。《琅琊榜》时,王凯已经33岁了。
成名要趁早,他显然没赶上。可是成名后,他也没打算把前几年没得到的名和利、鲜花和掌声,一次恶补回来。
bmOaUC6sdUio3f44.jpg

《琅琊榜》片场的王凯


我们问他,你用明星的角度出发,思考过问题吗?
他回,“还真没有过”。
他并没有像其他流量明星一样,表达对粉丝的宠爱。甚至旗帜鲜明的说出“不要在不该见面的场合见面,互相尊重,也给彼此一个私人的空间。”在他的多次要求下,让他不适应的粉丝接机、同乘一班飞机的现象少了很多。他对此感到愉悦,“目前我看挺开心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去接机了,这件事我坚持下来是对的。”
这其实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谁都知道粉丝对于偶像的价值,无论是传播价值还是商业价值,对于一些明星来说,“流量”就是自己的安身立命所在。
然而对于33岁方成名的王凯,他既然不靠粉丝走到了现在,他也坚信自己可以不靠粉丝继续走下去。
“你觉得我演《大江大河》这个角色能吸粉吗?”这是他接下来要演的一部戏,还未正式开拍,他正在把头发留长,为可能的造型做准备。“这么好的戏”,他提起来眉飞色舞,然而同时深深知道,这可不是让他发挥什么“颜值魅力”的戏。
《大江大河》试图讲述的是围绕着改革开放初期,王凯饰演的宋运辉与雷东宝、杨巡的三个人物的故事。在这部剧的介绍中,充斥着“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国企”、“个体经济”等带有时代性的字眼。一言以蔽之,这是一部描写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命运的正剧。
王凯为《大江大河》的宋运辉提前做了很多准备。“拉着我妈问,拉着我小姨、叔叔问,因为他们都是那个年代的人,77年、78年正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所以他们是对那个时代最有感触的一拨人,我经常会问他们,我说你们那会都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本来这也不是一个吸粉的戏,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个戏,我首先是个演员,再次是别的身份,对吧?我就觉得这个戏好,我愿意去演就可以了,我不会去想这个戏吸不吸粉,我要吸粉的话不会接《大江大河》的”。
明星们都在拍的IP、玄幻题材,他也都不热情。这些题材都曾经或正是明星们刷存在感、曝光度和保持自己流量号召力的利器。都被王凯直接排斥了。
“不是所有的IP都适合拍成影视剧的”。
“那玄幻呢?玄幻剧你打算一个都不接了吗”?
“怎么说呢?不能说的太绝对,但一定不是首选,一定不是首选。至少我觉得电视剧这块玄幻剧我是不会接的,电影有可能,因为电影毕竟看到的是人的那种视觉效果、听觉效果”。
他想要的还是,“有品质的戏,那种能留得下来的作品”。
至于演完一个角色后,市场反应好不好,大家会不会买账,王凯并不会为此纠结。
“我做完我的本职工作就好了,我演的时候我认认真真去演,我用心去演,演完之后最后这个结果是什么样我也没有办法去左右,但是我相信大家能看的出来我对这个角色是认真的,我没有去敷衍就可以了。别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左右”。
rvhjcVqVjkCt9MeU.jpg

王凯在《大江大河》中饰演一个天资聪颖但出身不好的国企技术人员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有人曾经拿着一大笔钱来找王凯拍戏,具体数字他没有透露,“反正蛮多的”。更有甚者,直接撂话,“只要你来,价钱随便开”。
这让王凯一听直接不乐意了,“那我觉得我干嘛要来,我觉得其实演员自身接戏也是自我品牌的一个展现,就是现在有很多,别的演员我不做评价,但是至少我身边有人就会说那是谁谁谁的戏肯定不好,就说因为他老是拍这样的戏,别人就会产生一种固有的想法”。
但他既不以片酬为目标,也同时不以成为“伟大的演员”为目标,“我不太是一个目标很明确的人,我比较爱顺其自然,不希望去强求一些事情”。
他并没有在等待哪一个角色。很多演员都有的大导演情结,他也没有,“我不会去想要是能跟谁谁谁合作多好。”他也没有“挑战高难度角色”的意愿,有一次,一个抑郁症的角色找到王凯,被他果断拒绝了。“我不演,我说我没有抑郁症,别演完有抑郁症,我不演”。
他清楚知道自己是哪一类人:之于王凯,生活永远高于工作。演戏之于他,是一份喜欢并可以长久做下去的工作。但是,这个工作之于他,没有要让他把自己送上祭坛的程度像大多数人对于工作的态度。
因此,他一再说,“我是一个很中庸的人,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有时候他也知道这大约会影响他成为一个更加成功的演员他的“低欲望”不仅仅是一种对于要成为“胜者”这种事情的无所谓,另外一方面,这也影响了他对于角色的表达欲。
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的时候,他有过片刻的反省,“演员还是得想去表达一些自己的观点,对吧?其实有的时候演员也是想通过角色表达自己的一些观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等等。”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毕竟无法成为另外一个王凯,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他把这种自己的状态总结为,“不拧巴,然后想去挑战更多,但是一定要在自己能力能够驾驭的范围之内,如果真的是离你太远,太需要你去再经历一些生活之后,你才能去理解的人物。”
他把解决这些事情的可能性全部交给了时间,“现阶段我不太想去碰,因为可能需要想象的东西太多。大多数的还是以,就是在我能够掌控的范围内,我能够驾驭我去选择。不同的阶段拍不同的戏吧。”
现在,王凯的团队里有一个北电文学系毕业的女生,专门负责帮他看剧本。“她看剧本的要求还是挺高的,二十个本子,能有一个入她的眼就不错了。她看完,剧本的故事结构等方方面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了”。
到王凯这里,更多的是兴趣和好奇心原始的冲动。“比如同时有三个剧本,这三个都OK,有两个我都是演过同类型,我肯定会挑没有演过的,我好奇”。
他举了一个例子,“要是还让我再演一个警察或者让我演一个军官……那我真是演够了。医生的话还可以,要看剧本,”他认认真真地盘算,“在《欢乐颂》里我演过医生,不过那只是角色背景,不算真正演过医生”。
C0B27t7yXm9x05Z1.jpg

电视剧《欢乐颂》剧照,王凯在剧中饰演一位骨科医生


一个没什么赚钱欲望的“老板





成名之后,很多明星开始寻找当演员之外的副业:投资、开店、开公司是一种常态。
去年,王凯从正午阳光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了老板。他这个老板是被动成为的,因为是正午阳光主动取消了自己的艺人经纪业务,想专注于电视剧制作。能看出来,王凯并没有充分准备好成为一个老板的自觉,一个例子是,在《英雄本色2018》的点映现场,王凯对侯鸿亮的解释依旧是“我的老板”。
还没完全适应的王老板,在自己公司以后的发展上并没有谈到很多。他不会看报表,也没什么长远规划。关于公司的未来,他只是模糊地表示:“会自己做剧,也会签几个新人”。在我们的启发下,新人这部分是他谈的比较多的部分。“毕竟我也是从新人演员做起的,至少是我的一些亲身经历会给他们,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因为毕竟我也上过当,也受过骗,所以未来如果能签到我公司的艺人,我宁愿少,我不想一签哗哗签一大堆,只要确实是看好的,用心去做。”
那赚钱这件事?老板王凯想得如何了?
《英雄本色2018》是老板王凯第一部参与投资的戏。在剧组,他对每一个人都隐瞒了自己投资人之一的身份。他拿了不多的片酬,仍旧以“一个演员”要求自己。
WUN7T7m7HnUepu70.jpg

《英雄本色》导演丁晟与主演马天宇、王凯、王大陆


拍到某场戏,他会和马天宇、王大陆一起声讨导演,“导演真抠”。导演丁晟立刻专门反驳他,“你也投了好不好”!被提醒的王凯一下子回过神来,“对对对,省得好省得好”,再配上自己的凯式盒盒咧嘴大笑。
他对赚钱的期望值放得很低。我们抓住了他主动提起的、为数不多的关于赚钱的表达,这还是与电影的品质同时出现。
“我们导演干了很多副业,比如开餐馆什么的。然后拉着我们去他的火锅店吃,我说导演,我说你副业挺多,我说你这样会不会分散你拍电影的心?他说那不会,他说我现在拍电影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我喜欢。我说导演这部戏不能不赚钱,这部戏我投了。”
我们主动询问了王凯对电影《英雄本色2018》票房的预期,“应该不赔吧”。
“难道不赔就行吗”?
“反正片酬我也拿了”。
他的自我认知里,“老板”这个属性,仍然是不提醒几乎想不起来的副职。
等待人生里终将而至的不红



大约因为33岁才走红,所以王凯距离“中年男性的事业危机”这个词很远他没有转型的需求。谈及自己演员道路的未来,虽不志存高远,但也带着一种慢悠悠的笃定。
这是当下,男演员所拥有的独特资本。到了一定的年龄,女演员的紧迫意识要厉害的多。吴奇隆有次采访调侃女演员们,“你要珍惜还能跟我演情侣的机会,我如果再撑几年,你可能要跟我演母子”。
这句话放在大多数男演员身上都适用。王凯也不例外。
对于红,王凯认知清晰,“这只是一段时间的状态,不可能永远。可能比如说33到40,或者33到38,可能33到35、36。”“可能就这几年的时间,我可能会被保护的比较多一点,去哪儿都不能是我一个人,但是我相信就是个抛物线,你有高点就有低点。”
两年前,他和侯鸿亮在一起喝酒,对侯鸿亮说了心里话。
“我真想回到《琅琊榜》播出之前的状态。我什么时候才能不火啊”?侯鸿亮一愣,“为什么不火?你得一直火下去”。
“那谢谢谢谢谢谢您了”,王凯举起酒杯,为这祝福无奈地干杯。
“头疼死了,真的,我不想这样了”。王凯知道自己这个念想很难被理解,自嘲,“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然而他真的期待,“当慢慢的大家对你的关注回到一个正常值的时候,大家只是喜欢你这个演员,喜欢看你演的戏,那我就可以有更多的自由和时间”。
xH7HCThBsx3BZy2y.jpg

王凯在《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0

正序浏览
gangjing19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凯属于看的比较开,或者说某些时刻比较悲观的人,其实很容易理解这种情绪。从中戏毕业的高材生到华谊坐冷板凳的新人,从丑女无敌爆红的娘娘腔到几年都被外界拿陈家明做代表作,现在从北平无战事琅琊榜伪装者到现在男一作品再到电影男主,王凯入行10年本来就一直在上山下山,现在他凭借演技又一次走进大众视野粉丝众多但人心易变谁也不知道今后他会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希望他今后顺利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kaspa69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爆红之后 王凯走的很稳,电视剧欢乐颂,如果蜗牛有爱情,还拍了三部电影。电视电影两条腿走路。接下来要拍摄改革开放献礼剧大江大河,期待王凯的新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阿婕Youth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想要的,”是有机会去拥有生活“,”而拥有了生活,就有源泉去创造更好的角色“。他刚红时就说过,演员不能每天酒店——片场——酒店,没有生活。他羡慕的,是老艺术家对角色处理很丰厚,“很丰富一定是源于你对角色的理解更加的深,那你理解的深肯定是因为你的生活够、你的阅历够”。所有的一切,他还是为了“演员”这个职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earthealer77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凯很清醒,认知自己是个演员,他做到了敢于挑战自我,给观众一个个不同的角色,这就是新华网上文章中说他不变的魅力,成功地呈现出不可思议地变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空白007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得不说,王凯是我最欣赏的男演员,没有之一。拒绝反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nb123456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智不成熟,智商也不高,成名后的几部戏,特别是那部偶像剧,发觉他不会挑剧本,做事情太过情绪化;而投资英雄本色2018那真的是没脑子了,一个刚刚成名不久的小演员,挑战经典就是在玩火,更何况是投资,让人笑话;明明想要做个实力派,想要得到观众的认可,为什么在生活中的言行举止又要向小鲜肉靠近呢,还是要学着接受大家中肯的批评吧。我没有刻意要喷他,只是有点失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你樊大人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emmm还是那个直来直去的王大盒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puird小鬼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不管做什么都觉得是对的,就像是父母宠溺他们的孩子,是在帮他吗?他成名后的几部作品,没有一部是精品,好吗?也许是离开公司后的急于求成,也许是走投无路。他之前说他很难完全信任一个人,可是在片场为什么要和搭档们在一起喝酒呢,不怕喝醉被人抓住把柄吗?就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吗?情商让人担心,可能本身就是思想简单的人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在你回头那一刹 发表于 2018-2-2 0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凯个人魅力之一是他情商高访谈言之有物,不管多么无理的问题他都会礼貌机智给予回答。作为他的影迷两年来看过无数次他的访谈,他说话什么风格想必大家都清楚,温文尔雅态度坚决。本文带有笔者强烈的个人色彩不是王凯的风格。同样的话语境不同意义绝对不一样,所以他的那些话请配合当时语境考虑,或者就是加工过的话。再有他的照片极多,配图居然是黑子们最经常拿来diss王凯的照片,你说不是黑,我都不信。如果有视频或录音请放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1268帖子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天下房产网